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專題專欄>> 高安農商銀行>> 理論研究



農信社改革亟須進一步深化

尊彩彩票官网 www.ztuvg.icu 【進入論壇
發布時間:2014-09-18  來源: 尊彩彩票官网

  今年是《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試點實施方案》實施10周年。10年來,經過探索和實踐,我國農村信用社(以下簡稱農信社)改革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和階段性成效,不僅成功解決了國家有限投入下的整體轉制難題,還化解了沉重的歷史包袱,創造了奇跡。

  回顧改革歷程,有很多可喜的變化令人振奮和鼓舞,也有許多經驗值得總結,但必須清醒地認識到,農信社的發展仍然存在著許多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離要達到的長遠目標還有很大差距,未來的改革仍然任重道遠。

  十年改革成績斐然

  “如果沒有10年前的農信社改革,就不會有江西省農村信用社的今天?!痹誚郵苤泄檬北欽卟煞檬?,江西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以下簡稱江西省農村信用聯社)理事長肖四如如是表示。

  據肖四如介紹,經過10年改革,江西省農村信用社不僅摘掉了當期虧損和歷年虧損掛賬“兩頂帽子”,而且連續10年實現“兩個明顯高于”:發展速度和質量改進明顯高于江西省內銀行業機構和全國同行業機構平均水平。

  “這在10年前,簡直不敢想象?!斃に娜綹嫠嘸欽?,根據當時的清產核資數據,至2003年年底,江西全省農信社存款余額420億元,貸款余額300億元,不良貸款實際占比高達60%,歷年虧損掛賬近30億元,嚴重資不抵債,多數成員行社虧損;2.3萬員工中,高中學歷以下近80%,親緣化比例極高,服務手段落后,管理基礎薄弱,業務操作和內部管理極不規范,相當多的法人機構幾乎走到崩潰的邊緣。

  “也就是說,當時的江西省農信社基本上處于技術性破產狀態?!斃に娜縊?。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肖四如告訴記者,沐浴著改革的春風,10年來,在國家有限的政策扶持基礎上,江西省農村信用聯社依靠推進改革、規范管理及有效發展,著力破解歷史性難題,實現了脫胎換骨的蛻變。由原來積貧積弱、面臨市場退出的金融機構,發展成為充滿競爭活力、最具成長性的現代社區性銀行機構,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農村金融發展之路。

  來自江西省農村信用聯社提供的資料顯示,10年時間,全省農信社存款余額增至3600億元,貸款余額增至2200億元,存貸規模增長了8倍多,占全省銀行市場份額提升了6個百分點;存、貸款年均增幅分別達25%、23%,分別高于該省金融機構4.67和3.53個百分點,分別高于全國農信社平均水平7.59和6.47個百分點;各成員行社全部實現盈利,消化了近30億元的歷年虧損掛賬,摘掉了當期虧損和歷年虧損掛賬“兩頂帽子”;風險撥備從零到累計計提各項撥備110多億元,撥備覆蓋率超過100%;資本充足率由改革前的負值上升到11.6%。

  “目前,全省農信社(農商銀行)資產總額突破4200億元,占到全省銀行業總資產的1/5,擁有覆蓋全省鄉鎮的經營網點近2600個,占全省銀行機構的近1/2,存款客戶占全省成年人總數的3/4,貸款客戶占全省總戶數的1/4,成為全豎構網點最多、客戶資源最廣、業務規模最大的地方銀行機構,成為全省金融體系中稅收貢獻最大的單位,成為服務縣域經濟的主力銀行,成為落實國家支農政策和省委、省政府發展戰略最重要的金融抓手?!斃に娜綾硎?。

  改革深化任重道遠

  農村信用社改革發展問題不單純是金融企業發展的問題,而是事關“三農”和國民經濟發展的問題。在肖四如看來,農信社10年改革雖然取得了明顯成效,積累了難能可貴的經驗,實現了脫胎換骨的蛻變。但是,必須清醒地認識到,由于歷史、體制、環境等各方面原因,剛剛“轉危為安、尚在帶病運行”的農村信用社深化改革、持續發展仍面臨許多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特別是中西部地區農信社歷史包袱沉重、不良貸款比例較高、潛在風險比較大,服務對象又是處于弱勢地位的“三農”,長期以來服務“三農”經濟中所產生的各種損失幾乎由農村信用社獨家承擔,且一直承擔著較大的社會責任,使農信社在市場競爭中整體上仍處于弱勢地位。這些矛盾和困難嚴重制約著農村信用社經營機制的轉換和服務“三農”作用的發揮,農信社未來改革仍任重道遠。

  作為全國農信社改革樣板——江西省農村信用聯社的掌舵者,肖四如不僅親自領導并經歷了江西省農信社的改革,對于我國農信社的發展也有著深刻思考與獨到見解。他對本報記者說,作為服務“三農”的金融主力軍,農信社長期承擔著服務“三農”、普及農村金融服務、落實國家支農惠農政策和扶持貧困弱勢群體等社會責任,特別是“三農”市場風險高、自然風險大,這種風險和成本不能轉嫁給農民,但也不能完全轉嫁給農村金融機構,如果完全轉嫁給金融機構既不公平,也會導致金融機構撤出農村。

  以江西省為例。肖四如告訴記者,江西目前有27%的農村信用社網點虧損,如果按商業化原則必須予以撤消,但為了保證農村基本金融服務,不僅不得不保留,而且還要填補金融服務空白鄉鎮。對于這種因政策性支農任務形成的虧損,國家應該給予補償。

  肖四如說,從目前國家對農信社改革試點扶持政策來看,大多具有一次性的特征,只能部分解決歷史包袱問題,而建立持續、長效的農村金融政策扶持機制,不僅是農村金融機構自身發展所必須,也是農業、農村經濟發展所必須。對農村信用社等農村金融機構,政府應該實行長期的減免營業稅和所得稅政策,以降低農村金融機構服務農村的成本。為此,他建議:

  一是建立扶持農信社改革發展的長效政策機制。建議參照對4家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稅收政策,對農村金融機構接收或處置抵債資產給予免征增值稅、營業稅、契稅、瑩稅,免繳登記費、交易費和過戶費,對股權分紅免收所得稅,降低評估費等中介服務費標準等稅費優惠,進一步降低農村金融機構處置不良貸款損失和成本,切實增強支農實力;實行政策性農業保險支持和商業性農業保險相結合,對參加種養保險的農戶實行政策性的保費補貼制度,以規避農業風險;按照政府主導、財政扶持、市朝運作的原則,建立財政性入股的擔保公司為農業項目貸款提供擔保,完善農業政策性保險體系,專營“三農”貸款保險,變災后救災為災前預防,有效分散農業信貸風險;政府應該盡可能通過財政貼息、損失彌補等途徑為政策性業務風險買單,對因自然災害或國家政策性調控等造成的農貸資金損失,以與央行專項票據置換相類似的方式給予及時補充,提高農村金融機構農戶貸款的風險控制與保障能力;建立存款保險制度,并逐步放開縣及縣以下貸款利率,以分散農村金融機構經營風險;探索政府牽頭建立農村金融機構系統性、突發性風險的處置機制,形成農村金融風險防范和處置的合力。

  二是幫助化解計劃經濟時期農信社支農形成的不良貸款包袱。農信社因計劃經濟體制下行政管理、鄉鎮企業欠款、鄉村負債、農業災害等造成的不良貸款,較國有商業銀行更具有社會性、綜合性、復雜性,且農村金融機構很長時間是作為國有商業銀行在農村地區的基層分支機構,對經濟社會特別是“三農”的貢獻不亞于國有商業銀行,不等同于國有商業銀行出臺改制的資產剝離政策,是不公正的。如農村信用社由于復雜的歷史原因,形成了巨額不良貸款高達8000億元以上,現有扶持政策要化解大量的歷史包袱還遠遠不夠,特別是中西部地區部分農信社更加困難。建議央行以專項票據形式對2007年末五級分類不良貸款予以置換;并以專項票據形式置換國定和省定貧困縣農村信用社2002年末的歷年虧損掛賬。具體操作上應以五級分類數據為準,因為歷史形成的不良資產核實難度大,而2007年末信貸資產五級分類結果已經監管部門確認,且這一結果基本反映了農村金融機構不良貸款現狀,其中多為2002年末未反映的隱性不良貸款?;蛘卟握展猩桃狄械淖什胱齜?,將這部分不良資產通過競價方式剝離到國有資產管理公司,或成立類似資產管理公司性質的實體,有效處置不良資產,使農信社真正輕裝上陣。重點幫助化解鄉村兩級集體拖欠農村金融機構債務。多年來,農村金融機構積極響應國家和地方政府號召,向鄉政府、村委會發放了大量貸款,主要用于興辦農村教育、鄉村道路、通電、造林、農田水利建設等公益性基礎設施建設和農業開發、鄉鎮企業建設項目等,這些貸款成因復雜、政策性強、清收難度大,絕大部分已經形成了不良貸款,給農村金融機構背上了沉重的歷史包袱,僅靠農村金融機構自身難以清收和消化。

  據江西省農村信用聯社調查統計,全省鄉村共拖欠農村信用社不良貸款13.2億元,并全部形成了損失,占不良貸款總額的19.48%,拖欠利息96543萬元。至2007年末,全國農村信用社共有鄉村兩級不良貸款近600億元。因此,建議國家在化解鄉村兩級債務中,重點解決拖欠農村金融機構的債務問題,把鄉村兩級拖欠農村金融機構的不良貸款納入財政預算,通過中央和地方財政共同分擔的方式,逐年予以償還。

  三是盡快徹底消除有關部門對農信社的歧視性政策?!豆裨喊旃賾誚徊繳罨┐逍龐蒙綹母鍤緣愕囊餳?國辦發[2004]66號)下發以后,各地在取消對農村信用社不合理的限制性政策和規定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總體落實效果不理想,目前針對農村信用社的歧視性限制政策還大量存在,有的部門明文規定系統內資金不得存放農村信用社,如財政部財辦庫200612號規定原則上各級財政國庫部門應在當地國有、國家控股銀行開立財政資金專戶;財政部、勞動保障部財社字199960號、財社字1999117號、財社200347號規定社?;鹱ㄓ眉葡⒄嘶г詮猩桃狄鋅?;國家建設部、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監察部建金管200434號、建金管2006190號規定住房公積金繳存賬戶的資金必須在工、農、中、建、交五家商業銀行范圍內辦理賬戶設立、繳存、歸還等手續;還有現在開展的新農保、新農合兩項資金,衛生部、社會保障部和財政部根據1997年以前相關部委做出的規定,要求社會保障屬性的資金只能存放在國有商業銀行。建議必須盡快消除上世紀90年代國家有關部委出臺的對農村信用社等農村金融機構禁止開立社保、醫保、公積金等存款賬戶的歧視性政策,使農村金融機構與國有商業銀行享有同等待遇,實現公平競爭;全面下放農村資金存款的管理權,允許財政、社保、住房、教育及國家其它基金在農村金融機構開戶存款,鼓勵地方有關涉農單位、企業在農村金融機構開戶,建立農村資金強制回流機制,以增強農村金融機構的支農實力。

  四是適應農信社內在需要深化省級聯社改革。農信社在明晰產權、推進產權改革過程中,形成了以民營企業和個人股東為主體的股權結構,并按照法人治理機制要求,建立并規范社員股東大會、理(董)事會、經營班子的職責及議事規則,形成符合現代企業制度要求的科學決策、有效管理、高效執行和相互監督制衡的法人治理機制。但省級聯社的作用不可低估,由于省級聯社建立了強大的管理與服務平臺,才克服了“小銀行對接大市潮和“社區型銀行對接開放性客戶”的種種矛盾,在行業風險管控、風險共擔、中后臺集中運營等方面能彌補“小而全”銀行的先天缺陷,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農村金融生態,建立起農信社立于不敗之地的核心競爭力。

  肖四如認為,江西等地的實踐充分證明,不僅省級聯社的存在十分必要,還應該把省聯社打造成具有強大服務平臺功能的“農商聯合銀行”。因為隨著金融市場深化發展、金融電子化的發展、客戶需求的多樣化、綜合化發展,農村中小銀行機構對大平臺的服務需求會不斷增強,迫切需要更有力的信息科技、清算結算、電子銀行、產品研發、資金調劑運營等平臺。因此,省級聯社的服務功能只會增強不會削弱,其自律性行業管理功能相應優化。因此,將省聯社更名改制為省級農商聯合銀行勢在必行。其一,鑒于未來縣級聯社都將改制成農村商業銀行,省級聯社再稱“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名已不符其實,而事實上已經成為農商銀行的聯合體,應簡稱“農商聯合銀行”。其二,從滿足成員行社的內在需要出發,省級聯社應盡快更名為“農商聯合銀行”,有利于在穩定縣級法人前提下,省級聯社在現有功能基礎上,淡出行政管理職能,強化其服務功能,使其在履行職責、為成員行社開展服務時更加有利。其三,省聯社更名為“農商聯合銀行”,更有利于進一步理順與省級政府和監管部門的關系,逐步解決省級聯社作為省政府行業管理機構、股份制銀行企業、聯合服務平臺三重角色的協調與沖突問題,有利于轉換省聯社機制,按股份制要求建立完善法人治理機制。其四,“農商聯合銀行”成立后,完善其由成員行社作為股東的法人治理機制,更有利于形成符合現代企業要求的一系列決策監督和管理機制,更有利于解決成員行社的共同利益訴求,更有利于落實銀監部門、省級政府有關防范風險、規范市嘗落實政策的要求。真正實現服務功能的全面展開,其服務內容根據成員行社的共同訴求來決定,其服務效率由成員行社監督評價,其服務規范依照有關法規由成員行社共同制定,其服務能力依有效履行服務職能來構建。

  五是建立促進農信社可持續發展的良好外部環境。農信社的可持續發展,離不開良好的外部法律、監管等環境的支持。建議盡快建立《農村合作金融法》,完善農村金融相關法律法規,明確或賦予地方政府對屬于地方銀行的農村金融機構承擔最終風險的行業管理和監管權力,把屬于地方銀行的農村金融機構監管權力交給地方政府,使地方政府承擔的風險責任與享有的權力相對等,也可以使地方政府利用其掌握的資源,幫助屬于地方銀行的農村金融機構更好地發展;健全社會信用維護機制和協作機制,加快建立工商、稅務、司法、金融等部門共享的公共信息平臺,加大司法執行力度,提高案件執行率,聯手控制各種形式逃廢金融債務的行為;對黨政干部在農村金融機構的欠款,政府要采取行政、組織、紀檢等各種有效手段幫助清收,使黨政干部的誠信度與職務升遷、為政品行相掛鉤,對確實難以收回的黨政部門自借、擔保欠款,有條件的地方可由政府用有價值的土地等有效資產予以置換,從而為優化信用環境發揮示范作用;依法制止和打擊各種逃債、賴債、廢債、騙債、惡意欠息等行為,加大債務案件受理、審理和執行力度,提高辦案人員工作效率和案件的執行率,切實維護農村金融機構債權,要進一步規范企業破產改制行為,堅決防止虛假破產行為。

  “目前,國家的扶持政策在大多數農信社已經得到落實,農信社改革前期階段性任務基本完成,初步成效非常明顯。實踐充分證明,國務院關于深化農信社改革的總體思路是正確的、有效的。站在新的起點上繼續深化農信社改革,必須從各地的實際情況出發,因地制宜自主選擇適合的發展模式,不搞‘一刀切’;必須從農信社發展的內在需要出發,強化省級服務平臺功能,形成‘小銀行+大平臺’的優勢;必須從農信社可持續發展出發,建立長期扶持政策,優化外部監管法制環境。否則,改革的前期扶持政策將付諸東流,改革就可能前功盡棄?!斃に娜綾硎?。

編輯:龍姣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